宁波市侨商会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会员风采

会员风采

沙力:愿当生命事业的使者

作者:     来源:     上传时间:2016-02-18     点击数:1551







        时隔一年多时间,又一次来到同泰嘉陵,见到了沙力。这位宁波同泰陵园投资有限公司的掌门人,再见面,脸上依旧洋溢着最初见到时的那成功的自信和善意的微笑,言语间无不透露出一个学人的温文儒雅,却又不失企业家的豪放气度。
       其实,在投身生命事业之前,沙力还同时拥有国际贸易、进口红酒等多个红火产业。然而就在事业黄金期,他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殡葬业,并在鄞州五乡一次性投入四千多万,精心打造了一个花园般的同泰嘉陵。
       为了不能忘却的历史
       “抗战情怀,感人至深;老兵关爱,功德无量。”
       细数2015年,最令沙力和同泰人感慨万千的,当数浙东抗战老兵纪念园的开园了。
       历时两年建成的浙东抗战老兵纪念园,占地4000平方米,由方尖碑、雕塑群、时光回廊、老兵墓区等组成。260多个墓位,向浙东地区参加过抗战的老兵免费开放。
       沙力坦言,从筹建到建成,纪念园耗资千万,心血无数。筹建期间,人才缺乏,资金缺乏,甚至还有质疑……但也很幸运,同泰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、理解和帮助,不仅建成了老兵墓区和纪念园,还建立起史料丰富的同泰抗战纪念馆,供参观者更深入地了解抗战历史,缅怀抗战英雄。
       8月28日,同泰抗战纪念馆群也同日开放。新建的6个主题馆分别为:中流砥柱、正面御敌、浙东抗战、为国捐躯、远征缅甸、老兵不死,与前期建成的周训典故居、周训典纪念馆、飞虎队纪念馆宁波分馆一起组成馆群,成为宁波乃至浙东地区最系统、最权威、最具影响力的民间抗战研究基地。
       在这里,每位老兵墓前都有一个二维码,扫一扫便能了解他生前事迹。3幅巨型抗战事件群雕和抗战名将头部雕塑、抗战时光回廊,也都嵌入了相关的二维码。“扫一扫,分享给朋友,让更多人了解并记住这段历史。”沙力说。
       每每有参观者来到这里,沙力都充当第一解说员。每一个老兵都有一个故事,而每一个故事他都能跟你娓娓道来。“纪念园很肃穆庄严,抗战老兵留下的其实是一种民族情怀。他们中的一些人活到90多岁,历经沧桑,生活俭朴、淡泊,但是回忆起当年抗战的时候,还是满腔热血。纪念园里有一组老兵敬礼的照片,个个精神饱满,身上有一种血性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需要这种精气神。”即便距离开园已有一段日子,如今再谈起,沙力还是颇多感慨,
       作为宁波十大公益项目之一的浙东抗战纪念园,不仅是所有的浙东抗战老兵一个集体安息的纪念园,免费入葬,集结归队,也能让后人可以集体缅怀,记住这群中国军人,传承这种抗战精神。
       叶归来,情归何处?
       树高千丈,然而落叶终须归根。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是,我们用什么吸引我们的海外侨胞经常回家?
       答案或许能在同泰嘉陵找到。
       11月20日,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、上海殡葬协会会长王宏阶到访同泰嘉陵。在看了浙东抗战老兵纪念园、周训典纪念馆、赵安中纪念馆、赵亨衍纪念馆,以及建设中的毕瑞纪念馆、沙耆纪念馆和蒋思豫纪念馆后,他心生感慨:“现代陵园最主要的一个功能,就是人文纪念。”
       其实,这也是沙力一直抹不去的情怀,也是他当初毅然决定投身殡葬改革事业的初衷。
       时至今日,宁波有蜚声海内外的众多成功商人,有多达一百多位的两院院士,有在不同领域各领风骚的杰出人士,却没有一处能够集纳这种名人资源的场所。
       于是,要“为宁波人创造一个集体归属感,为后人搭建一个能够寻访先辈足迹的真实场所”的想法在沙力脑海中呼之欲出,“宁波帮园区”、“院士园区”的打造也随之被提上了日程。
       理想很丰满,可现实却很骨感。在这之后,尽管同泰嘉陵已经有诸如远居澳大利亚的著名宁波籍企业家张大恩,中科院院士、著名火箭专家卢众,爱乡楷模、宁波旅港同乡会名誉会长赵安中,东海舰队师政委冒诚智,宁波原常务副市长、杭州市市长邵占维,甬籍飞虎队员、抗日空军英雄周训典等众多不同领域的宁波籍名人安息在此,但在沙力看来,这还远远不够。
       沙力发现,不少宁波籍的名人因为种种原因,逝世以后无法归乡。
       被称为“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”的严幼韵,是宁波庄桥人,她已有110岁。她曾经是复旦大学的首届女生,是战乱时期外交官的夫人,是整个近代史的见证人。沙力特意辗转找到严幼韵的家人,希望这位尊贵的大小姐能够归根宁波。不巧的是,上海的一家墓园已早先一步做了工作。
       2014年,邵逸夫先生逝世后,沙力通过政协提案等多种方式奔走呼吁,希望邵先生叶落归根。尽管目前未能如愿,但沙力仍未死心,始终努力着。
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跟市委市政府领导讲,宁波这么宝贵的名人资源,要叶落归根。葬在宁波,根就扎在这里。这是我们的人文资源,我们为他们树碑立传,向后代传承。但事实上,连对宁波有重大贡献的船王包玉刚都没能落户,这是非常可惜的。”
       虽然老一辈的宁波帮对宁波的感情故土之情非常深厚,可慢慢到了二代、三代,这样的感情开始出现淡化,回家乡祭拜、探访和投资的机会更少了。正如沙力所忧虑的,“如果我们无法提供一个合适的场所,许多根脉也就散了,感情断了,将来的宁波帮将成为一个历史名字,只能在浩如烟海的文字中找到片言只语。”
       让宁波名人文化流失他乡,这样的结果并非我们所乐见。而若要留存好宁波这些宝贵的人文资源,仅凭一人之力、一企之力是万万做不到的,更需要政府、社会、企业的共同努力。
值得欣慰的是,沙力和同泰嘉陵已经在路上。
       承载生命记忆的“天一阁”
       同沙力对话,他所有的关注重心都是同泰嘉陵项目本身,平实、中肯,仿佛一位文化学者在谈作品,而非一位商人在论商业。
       此前,沙力总想着要做一个有人文情怀的陵园。而现在,他对同泰嘉陵的发展有了一个更清晰的定义,要把陵园建成传承生命文化的“天一阁”。
       与国外殡葬业大量的实践相比,在国内“现代殡葬”还是一个新概念,最近几年才越来越被人们认识和了解。为了对殡葬行业有一个更深入和广泛的了解,沙力学习的脚步从未停止,经常跑到各地学习借鉴国内外诸多著名公墓的人文理念。
       而一说起陵园建设,沙力便像打开了话匣子似的停不下来。
       “我们请了一些日本的、台湾的专家,他们用商业化的观点说把中间填起来,土地利用率也高,我们想想觉得不好,味道没有了。我们想往美的方面去开发,要体现山林的优势,空谷幽林,有一种禅意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台湾学习,台北基隆港旁边的拥恒墓园,就叫拥恒文化创意园,里面有仪仗队,有礼炮表演,青年人去那里烧烤、野营,晚上躺在那里看星星,可以在那里举办婚礼。”
……
       生命会消逝,爱却不会消失。今年10月31日,赵安中先生的8周年纪念仪式上在同泰嘉陵赵安中纪念馆前举行。家人们都如约而至,还有诸多前来缅怀安中先生的学生代表和社会各界代表。只是,这些熟悉的面孔中却没有大儿子赵亨衍的身影了。就在9月28日,赵亨衍先生因病也随父亲离去,生前追随父亲遗志,死后也将与父亲一样安眠在同泰嘉陵这片执着的热土上。
       不管是名人,还是普通人,同泰嘉陵于他们的意义,不但是逝者的安放地,也时时提醒着生者不惧死,更提醒着生者看重生以及如何生。
       沙力一直想做的事,便是记录宁波人的历史,留住宁波人的根脉。“如果说有什么野心的话,那就是希望能把同泰嘉陵建成传承生命文化、承载生命记忆的‘天一阁’。
       不走寻常路,打造生态园区
       同泰嘉陵有别于一般陵园的,在于其孜孜不倦地致力于人文生态建设。
       表面上看,同泰嘉陵的出现,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白花花、排排座公墓的概念。园区内绿树成荫,芳草萋萋,庭院楼阁,小桥流水,琴音幽雅,集自然与人文景观为一体,不是公园,胜似公园。
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在这样的生态环境保护罩下,整个园区都变得坚不可摧。今年10月,宁波出现山体滑坡,大量公墓被冲,坐落在同泰嘉陵旁的鄞州区公墓永安墓园也未能幸免。而同泰嘉陵则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两相对比,高下立分。
       “陵园是一种文化,我们就像在做一件文化作品一样。要想把这个作品做好,长期的规划很重要。我想做一个有人文情怀的陵园,不做破坏生态环境的事。这么好的青山绿水,把它做得白花花的就回不去了,所以慎之又慎。”沙力说。
       此外,亲情服务也是同泰嘉陵一大特色。相比较其他墓区松散无序的管理,同泰嘉陵作为宁波唯一的“殡葬改革示范基地”,除了对来园参观客户热情周到的服务以及对逝者家属的持续关怀,它还十分注重对园区的管理,在全面保洁、安全门禁、文明祭祀等方面,为客户提供了全方位的优质服务。
       比如,墓区设有专人负责清洁卫生,保证整个园区及墓位的清洁;绿化也有专人维护,保证园区四季常青。墓区还设立了先进的现代化门禁制度,24小时保安巡逻,全天候红外线监控,并定期对墓体进行检查与维护,彻底解除客户的后顾之忧。
在祭日、周年、清明、中秋、冬至等特殊日子,客服人员都会以短信或电话的方式通知逝者家属,寄出同泰嘉陵自己创办的报纸,同时也可以为逝者家属代祭。同泰嘉陵还开通了网上纪念馆,方便在外的逝者家属祭奠缅怀。墓区还设有茗香苑和天香阁,扫墓者可以在这里喝茶休息、享用简餐。
       目前,同泰嘉陵正在申请国家3A级旅游景区、宁波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了、青少年实践大课堂等等。“我们在往这个方向走,社会也需要这样一个地方,让大家愿意走进来,感悟生死。”沙力说。
       链接:
       沙力标签:
       宁波同泰陵园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
       浙江大学经济学与北京大学哲学系双硕士
       宁波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
       第十四届宁波市政协委员会委员
       问侨商
       《宁波侨商》:建立抗战老兵纪念园的初衷是什么?
       沙力: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,为抗战老兵寻找一块集体的安息之处,让老兵有尊严地离开。
       《宁波侨商》:如何让陵园承载生命的记忆?
       沙力:人生都有故事,必须去挖掘,挖掘内心深处的东西,做人文情怀、人文纪念,不做商业味道很重的。我们为每个人都提供网上生命纪念馆,家里有很多东西是要扔的,我们跟客户讲的,扔之前扫描成照片,放在我们这里,子孙后代永远可以看。
       《宁波侨商》: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什么?
       沙力:宁波很多宝贵的人文资源流失在外,我们很想、也很努力地想让他们百年后回到宁波,但因为种种原因,结果并不如人意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       《宁波侨商》:您有什么梦想?
       沙力:打造一个美丽陵园,荟萃人文,服务大众,把同泰嘉陵建设成一百年后的人文天一阁,作为一件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作品,献给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。



会员企业网站: 市级各部门网站: 省内侨务网站: 各地侨商会网站: